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国际 > 美国是怎么搞出“长臂管辖权”的?

美国是怎么搞出“长臂管辖权”的?

作者:匿名 更新:2019-11-07 16:11:39

路透社9月6日报道,意大利政府最近应美国要求,在那不勒斯机场逮捕了uec业务发展负责人科尔舒诺夫(Korschunoff)。美国指控科尔舒诺夫“窃取”商业秘密。

俄罗斯总统普京谴责美国的举动“非常糟糕”,并将损害俄美关系。

当时,美国的“长臂管辖权”再次引起了激烈的讨论。

事实上,美国赋予自己的这种特殊“权力”源于其自身的反腐败斗争,那么在反思和消除自身问题后,它又是如何将自己变成一种针对全球企业的利器呢?听听Ku叔叔给你的建议。

作者|阿里·莱迪

编辑|谢芳了望智库

为了查看智囊团的藏书,本文摘自中信出版集团2019年8月出版的《秘密战争》。原文已经过编辑,不代表智囊团的观点。

1974年8月,水门事件后尼克松的辞职证实了美国以及外国企业和政党之间存在权力和金钱交易。

1975年至1977年,代表选民的众议院议员见证了参议院议员因“多国海外支付问题”卷入听证会丑闻。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反海外腐败法》于1977年12月19日出台。该法律的主要目的是禁止美国公务员在国外受贿。

美国的“长臂管辖权”始于“反海外腐败法”。

为了澄清法案诞生的始末,首先介绍20世纪70年代影响极其恶劣的两大案例——洛克希德贿赂案和香蕉门案。

1跨国贿赂

20世纪50年代末,航空巨头洛克希德公司因在许多国家肆无忌惮地贿赂中间人而闻名。身居高位的政客和帮派头目都受到洛克希德公司的“青睐”。其腐败网络极其庞大,但在公司高层看来,这只是“购买”市场的必要举措。

洛克希德公司的主要销售总监约翰·肯尼斯·赫尔(John Kenneth Hull)被派往日本,承担向日本空军销售f-104战斗机的重要任务。

为了更快地完成任务,赫尔和二战战犯以及日本黑社会首领儿玉良雄都与这位首领有联系。儿玉良雄有着极其庞大的人脉网络。他非常熟悉执政的自由民主党副主席,也和当时的日本首相岸信介交了朋友。[注:日本自由民主党由自由党和激进党合并而成,激进党由美国中央情报局创建并慷慨资助。】

图片显示的是儿玉良雄,来源: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凭借如此独特的网络,洛克希德公司毫不费力地向日本空军出售了200架战斗机。然而,其竞争对手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也是一家美国企业,已经停业。

洛克希德发现政治、投机和犯罪的结合非常有效,在民用航空市场也是如此。蓬勃发展的洛克希德公司刚刚赶上关系良好的尤科斯和日本新首相田中角荣,田中角荣本人来自自由民主党。因此,只需要指导强大的首相按洛克希德的命令做几下就行了。全日空航空公司已经购买了许多洛克希德l-1011三星飞机,作为对儿玉良雄的数百万美元补偿。

1976年,美国媒体曝光丑闻,1974年离职的田中角荣被捕。洛克希德的策略和美国中央情报局扮演的角色成为主要报纸的头条新闻。这一事件在美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对此表示担忧:中情局秘密及其内部网络的曝光对美国的国际形象极为不利。他给美国联邦检察官写了一封信,以遏制参议院报告中敏感信息的扩散,然后亲自协助众议院、检察官和洛克希德公司的法律顾问秘密解决此案。

图为被捕的田中角荣在从检察院到拘留中心的路上。土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兼跨国公司小组委员会主席弗兰克·丘奇没有听取基辛格的安排。1976年,他揭露洛克希德利用30亿日元作为秘密行动的资金来垄断市场。该公司将这一行动命名为“花生”。[注:在英语中,“花生”可以代替一小笔钱。】

这显然不是真的:贪污犯贪吃的不仅仅是小花生。数百万美元被装进口袋,其中一些,大约6亿日元(相当于200万美元),被用来贿赂日本政府官员。

洛克希德公司不是唯一一家从事商业活动的企业,但它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为它的实践已经成为一个典型的例子。在由参议员弗兰克·丘奇领导并由杰克·布鲁姆专门进行的一项调查中,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一家与洛克希德公司竞争的航空公司)的总裁声称,他也受到洛克希德公司做法的影响,并贿赂了许多国家的公务员,包括一些欧洲国家。

1975年8月15日,洛克希德丑闻被发现的六个月前,弗兰克·丘奇参议员咨询了他负责银行案件的参议院同事。此时,他对美国飞机制造商洛克希德公司在欧洲市场的所作所为心存疑虑。不久之后,参议院发现洛克希德公司通过贿赂德国政党领导人向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出售了许多f-104战斗机。同样,在意大利和荷兰,洛克希德也这样做了。这一案件的负面影响超过了社会道德标准,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洛克希德的声誉也受到了严重影响。美国国会被迫采取措施扭转局势。

然而,一个接一个的丑闻占据了各大报纸的头条,即香蕉门事件(banana gate incident),在该事件中,涉案企业贿赂一个南美国家的总统收取尽可能少的香蕉出口税。

总统发了大财

拉丁美洲是世界上最大的香蕉生产地区,美国是最重要的买家。换句话说,香蕉出口价格的任何波动都会对美国进口商产生巨大影响。

1974年,香蕉出口国联盟决定对每箱40斤香蕉征收1美元关税。这引起了美国跨国公司的不满,它们威胁要退出市场。然而,拥有生与死力量的生产国却无视他们的抗议。然而,同年洪都拉斯通过了一项法律,将香蕉关税定为每箱50美分,并很快毫无预警地降至每箱25美分。

美国当局表示非常惊讶,证券交易委员会立即展开调查。一部自杀剧为调查赢得了很多时间。1975年,美国三大进口公司之一的联合商标公司总裁伊莱·布莱克(Eli m Blake)自杀身亡。通过调查他死前的行为,证券交易委员会很快发现了洪都拉斯关税突然下降的原因——联合商标公司向当时的洪都拉斯总统奥斯瓦尔多·洛佩斯·阿雷利亚诺支付了250万美元。250万美元对公司来说是一笔巨款,但与回报相比还是值得的。关税削减使它节省了750万美元。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还显示,该公司还向一名意大利高级官员行贿75万美元,以阻止意大利降低进口价格。

图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标志。

事实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本可以对这种贿赂视而不见,但令人困扰的是,这笔钱没有计入公司账户。当时,美国法律没有将腐败定为犯罪。相反,向股东隐瞒各种信息是很常见的,甚至像贿赂中间人这样的重要信息也是如此。

与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制裁相比,联合商标更担心该事件对公司声誉的影响。正因为如此,负责该公司案件的律师故意接触美国国务院的调解人,并要求他们向证券交易委员会施压,以平息局势。他们的主要论点是,这一事件不仅伤害了相关公司,还在外交舞台上羞辱了美国。但这不起作用。1975年春天,媒体仍在曝光联合商标公司的丑闻。

航空制造业和农业不是腐败毒害的两个特殊行业。1977年9月,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显示,400多家美国企业进行了可疑或非法的转移交易,“许多企业供认向外国政府领导人、政治家或政党行贿,总额超过3亿美元。”历史充满讽刺。调查表明,所涉企业的大多数腐败行为不是为了与外国企业竞争,其目标往往是国内竞争对手。简而言之,报告认为这些经济伎俩玷污了美国的国际形象。

3.法律颁布

参议员弗兰克·丘奇持有类似的观点,但他更担心美国外交政策的方向,而不是美国老板的道德意识和良知。“我们对公共良心或私人道德问题不感兴趣。令我们担忧的是美国的外交政策。”因此,美国国会决定采取措施整顿秩序。但是如何才能禁止这些非法行为呢?当时,没有法律禁止这些贿赂行为。即使收受贿赂的外国公务员违反了他们国家的法律,美国司法部门也无权干涉。

图为参议员弗兰克·丘奇。

此外,卷入丑闻的国家往往没有财力和物力进行调查或组织证据。“对这些国家来说,进行调查确实很困难,因为它们没有证据。我们有证据,但我们不能进行调查,因为我国法律不禁止这种行为。”

那么,唤起广大企业家的良知和道德意识就足够了吗?参议员持否定态度。他们担心如果什么都不做,这种行为会变得更加猖獗。

为什么许多企业必须行贿才能省钱?归根结底,小风险可以带来巨大的利润,收益远远大于损失。民主党参议员威廉·普罗克斯迈尔注意到,没有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因此入狱,只有三名企业高管因贿赂被解雇。更糟糕的是,尽管丑闻频发,像洛克希德这样的公司仍在继续盈利。结论是修改法律,禁止贿赂外国公职人员。

1976年,由美国总统杰拉尔德·福特和经济部长埃利奥特·理查森直接领导的立法工作组正式成立。该小组的任务是引入一项约束力较小的法律。福特希望法律只要求公司公开申报他们提供的贿赂金额,违者将被追究民事和刑事责任。法律强制公司将情况告知股东,但法律权限受到严格限制,执行范围仅在美国。

福特的主要对手是民主党的吉米·卡特。卡特强烈反对这项法律。他认为总统的反应过于软弱,对企业及其高层领导过于宽容。在1976年的选举中,卡特作为候选人抨击了福特的政策,甚至驳斥了福特允许某种意义上的贪污贿赂的立法。卡特在当选后立即放弃了福特的计划,并判定腐败。国会议员认为,“将腐败和贿赂定为犯罪是抵制其蔓延的最有效方式,也是对企业限制最少的方式”。

1977年12月,第305号联邦法案《反海外腐败法》获得通过。直到那时,参议员们才松了一口气,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得到了巩固。法律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美国企业的竞争优势。从那时起,只要企业表现出道德意识,专注于提高产品质量,就能赢得合同。

然而,面对不遵守美国法律的竞争对手,我们如何确保这条黄金法则仍然有效?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让他们遵守同样的法律。

当时的总统卡特对此非常清楚,他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推动许多其他国家在自己的国家通过类似的法律。美国甚至希望帮助这些国家学习自己的道路,特别是扩大这一制度,以打击国际贸易合同缔结和谈判中的腐败。

4难以推广

吉米·卡特明白推进反海外腐败法并不容易。美国政府多次将这个问题列为最高优先事项,但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

图为美国第39任总统吉米·卡特,图为人民网

1975年,联合国通过了第3514号决议,旨在打击所有违反相关国家法律法规的腐败行为。美国强烈邀请联合国会员国共同签署相关国际公约。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将相关公约编入1976年8月5日通过的第2041号决议。

该决议呼吁成立一个世界贸易反腐败政府间工作组。成立三年后,该组织转变为“非法贸易特别委员会”。非法交易特别委员会起草了一项计划,旨在将企业视为法人并追究刑事责任。美国强烈主张签署该计划,但失败了。1979年,由于意见分歧,非法贸易特别委员会暂停工作。“尽管每个人,特别是美国代表都作出了努力,但没有达成共识……”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逆转?

差异主要源于西方阵营。法律和政治问题是阻碍该协议的两个主要因素。发达国家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更加重视国家主权。哪个政党的司法权能更有效地调查、追查案件和打击犯罪?域外管辖权争端仍然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没有人愿意服从外国法律,让它监督自己国家的企业。“关于司法问题,许多国家的代表说,即使有一个强有力的域外管辖权机制,它也不能与国内法兼容。”每个人都开始担心美国将主宰世界市场。

美国人没有退缩。他们继续通过国际商会的调解倡导这一想法。首先,国际商会组织了一次关于检查各国反腐败立法的国际调查。然后,它联系了各个国家和企业,希望他们能同意相关规定。许多跨国公司都受到了这一点的启发,并制定了自己的内部战略政策,但仅此而已。

随着联合国和国际商会相继失败,美国政府开始思考是放松对企业的限制,还是继续增强《反外国腐败法》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联邦检察官菲利普海曼(Philip Heyman)想知道,是否有可能防止美国公司为占领市场、击败国内竞争对手而从事腐败行为,并允许它们在面对外国竞争对手时这样做。《反海外腐败法》的管辖范围在哪里?

1988年,《反海外腐败法》修正案允许在该国法律允许的情况下向该国公职人员赠送礼品和福利。美国主要跨国公司认为,这仍然是对法律的粉饰,远远不足以捍卫权益,他们呼吁制定统一的法律法规。美国游说者再次拿起他们的“魔杖”,再次走出大山,准备为实现这一目标而战。联合国不是这样工作的,所以他们决定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开始,并向它出售他们的计划。

一举两得

一场旷日持久的游说和司法外交拉锯战已经开始。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终于在1997年12月17日通过了《禁止在国际商业交易中贿赂外国公职人员公约》(以下简称《反贿赂公约》),其条款几乎照搬了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公约显然至少在四个方面借鉴了《反海外腐败法》:允许外国公职人员获得一定范围内的报酬;限制主动贿赂(追踪行贿者而不是行贿者);为了维护市场的公平,对违法行为进行一定的处罚(不允许为私人目的行贿,对伪造或隐瞒贿赂账目和资产负债表的行为进行处罚);允许国际执法。

《公约》第5条明确规定,签署国应积极参与案件调查,即使这样做会对其外交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对贿赂外国公职人员的调查和审讯将根据各方都能接受的规则和准则进行,不会受到国家经济利益、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或所涉自然人法律地位的影响。”

美国的目标已经实现:世界上大多数经济实体都加入了美国的反腐败标准体系。《反海外腐败法》的倡导者欣喜若狂。该法律不仅直接影响打击跨国腐败的国际公约和国家立法,而且成功地授权美国约束许多外国企业。这是一石二鸟的完美结合:美国法律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普及,外国企业已经被放在美国的司法审判席上。

四十四个国家批准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反贿赂公约》,其中八个国家不是该公约的成员。该公约于1999年2月15日生效。从理论上讲,这表明美国发起调查是完全合法的,但最初,美国有意避免这样做。两年后,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开启了一个新的战线。美国领导人专注于打击恐怖主义,但他们没有停止进军经济领域。

美国是如何做到的?切断恐怖组织的财政资源,打击涉嫌资助乌萨马·本·拉丹和其他极端组织的腐败和其他肮脏交易。美国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和财政部的工作人员已经变成了商业“代理人”。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近东和中东的企业、基金会或非政府组织。他们的任务是扫描地球上的主要和次要经济事件。

6法律的祝福

在此期间,美国以反恐为借口,相继提出了几项重大法案,以补充和加强其“长臂管辖权”。

1996年,美国国会投票通过了《古巴自由、民主和团结法案》,该法案也被称为《赫尔姆斯-伯顿法案》。这个名字来自两位作者,一位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参议员,一位保守派人士,一位坚定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杰西·赫尔姆斯和一位来自印第安纳州丹尼·李·伯顿的共和党代表。

《赫尔姆斯-伯顿法案》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旨在“加强卡斯特罗政府实施的国际制裁”。第二部分只是关于支持一个向美国低头的新政府。第三和第四部分是制裁的具体内容。可以说,这项法律是对"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基本国家关系规则的嘲弄和违反。美国知道这一点,但它完全忽略了这一点。

图为菲德尔·卡斯特罗,被称为“古巴国父”。资料来源:中国青年网

《赫尔姆斯-伯顿法案》在谈到与古巴的商业交易时特别使用了“贩运”一词。这个词在英语中通常指非法交易。美国国会显然打算利用这一点给所有与古巴有经济往来的经济体蒙上一层阴影,并阻止所有想与古巴进行贸易的企业。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代表鲍勃·利文斯顿(Bob Livingston)认为,这背后的逻辑是,许多跨国公司必须做出基本选择,要么与卡斯特罗保持联系,要么远离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

继《赫尔姆斯-伯顿法案》之后,1996年8月5日,美国国会通过了《伊朗和利比亚制裁法案》,该法案的家喻户晓的名字是《达马托-肯尼迪法案》,也来自两位作者。这次轮到伊朗和利比亚接受美国的经济孤立政策了。

根据达马托法,任何企业或个人每年在伊朗或利比亚投资超过4000万美元(一期),并将直接或间接支持两国的石油和天然气工业,将受到惩罚。

违反《赫尔姆斯-伯顿法案》和《达马托法案》的人将面临被美国列为特别指定国民的风险。这是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建立的一个强大的“经济死刑”名单。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fice of Overseas Assets Control)是隶属于美国财政部的利器。它具体负责对禁运国家实施制裁,禁止任何国家的企业与特别指定的国家名单上的个人和企业进行交易。

1996年,时任外交部长的休伊特·德沙雷特宣布,这两项法案超出了红线,反映了美国的单边主义...这严重违反了国际贸易原则,这两项法案与反恐无关。

2001年,安然丑闻之后,美国通过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又称《上市公司会计改革和投资者保护法》)。这是自20世纪30年代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政府在金融安全领域进行的最重大的改革。

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颁布后,公司必须明确表明自己的身份:账目必须由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核实、签署和注明日期;接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至少每3年一次的审查;发布表外财务信息;外部审计师的实时更换...所有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无论是本地公司、外国公司,还是美国公司的海外子公司,都必须满足它们的要求。该法案使公司高度透明,并允许审查和监督机构获取所有信息。这意味着在美国做生意时,必须接受所有商业秘密都由美国政府控制的条件。

2001年10月26日,美国总统乔治·布什签署了爱国者法案。其中一些条款加强了《反海外腐败法》。其本质是扩大安全、监视和情报机构的权力。

这幅画展示了乔治·布什。资料来源:俄罗斯卫星新闻社

在各种法律的“祝福”下,大银行和企业家进入了他们的雷达区域。大约在2004年,第一批案件结案并提交审查,美国财政部已经满员。罚款从每年1亿美元增加到2010年的18亿美元以上,直到2016年才降至2亿美元。

长臂是张开的。

《反海外腐败法》全文超过20页。其执行范围包括外国公职人员、注册证券发行人、有权提交各种声明的人、各种领导人、高级管理人员、证券发行人代表或股东或为他们工作的人的腐败行为,以及滥用权力、渎职和违纪行为,接受各种形式的贿赂,包括各种口头或书面协议和承诺等。,以操纵国际贸易或利用权力对公共代理人行使权力,从而构成不良影响或唆使他们接受利益,违反其法律义务,或协助证券发行人故意为某一方占有或保留市场,或协助某一方占有市场。

无论案件发生在哪里,只要涉案企业或其任何子公司(或只有一个贸易办事处)与美国有某种联系,例如美元交易,美国司法机构就可以对其进行调查或实施制裁。

即使连接很小,比如一封简单的电子邮件。2011年,美国证券监管机构、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美国司法部联合对匈牙利电信公司在马其顿和黑山市场的腐败行为处以数百万美元罚款。匈牙利电信的母公司德国电信也因监管不力而被罚款。

与此同时,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对匈牙利电信的三名前高管展开调查,其中包括前总统埃莱克·斯特劳布。此案与美国大陆无关,但美国司法部可以调查这三名高管。为什么?因为其中一个人用一封美国服务器的电子邮件发送了一封承认腐败的电子邮件!2013年12月,纽约一家法院裁定,证券交易委员会适用《反外国腐败法》调查这三人是合法的。换句话说,美国司法部可以摧毁一个企业,制裁它的最高管理者和雇员,只要它使用带有美国服务器的电子邮件。

美国司法部有这种无懈可击的“武器”来寻找资金。它可以用来调查任何有金融腐败问题的外国企业。只要有模棱两可的犯罪行为,就可以正确检查企业母公司的所有加密账户,从而了解其子公司的经营状况。对金融腐败的调查将增加罪行清单,使罪行更加严重,如违反《反海外腐败法》、违反金融规范(账户和记录)、违反内部控制条例等。指控越多,惩罚就越重,声誉就越差。

回到西门子的案例。2006年,美国司法部从德国媒体获悉,德国司法部正在调查西门子在全球的贿赂案件。美国司法部轻而易举地获得了调查此案的权利。它传唤西门子高管,命令他们进行内部调查。尽管此案与美国无关,但涉及阿根廷、孟加拉国、俄罗斯、伊拉克等国,尽管涉嫌西门子的子公司在孟加拉国、阿根廷和委内瑞拉设有注册办事处,且未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但这些都不重要。

图为西门子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资料来源:新华社|美联社

美国司法部如何起诉西门子?

有两个原因:一是为了在美国市场上市,西门子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股权证书(美国存托凭证);其次,一些可疑的贿赂通过美国的银行账户转移。西门子与美国的关系由此建立,美国司法部能够对其提起诉讼。西门子只需要进行内部调查来证明其有罪。它聘请了纽约德普律师事务所和德勤在34个国家进行调查。他们审查了数百万份文件,并向美国司法部提交了大量详细报告。

美国司法部对双方的无缝合作感到满意,但没有放过:西门子遭受了双重罚款,分别向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支付了4.5亿美元和3.5亿美元,2008年还向德国政府支付了5.96亿欧元,总额超过10亿美元。

八大瀑布

阿尔卡特的前身是法国电力公司。它经历了辉煌和低谷。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阿尔卡特是全球电力设备行业的领导者(其业务包括数字电话转换、海底电缆、移动网络、呼叫中心、卫星等)。),它也是光网络市场、dsl(数字用户线路)接入系统、路由器等领域的世界领导者。

20世纪90年代末,阿尔卡特在130个国家运营,营业额达数十亿欧元。然而,在那之后,公司的情况急转直下。2000年初,阿尔卡特遭受重大损失(2002年约50亿欧元),由于经济形势恶化,被迫裁员3万人。该公司的解决方案是在2006年与朗讯“结婚”。此次合并得到了金融市场的积极回应。两家公司联手:阿尔卡特带来欧洲市场,朗讯带来美国合同。合并后的新公司是一家全球重量级企业,价值210亿欧元,占据dsl接入系统市场份额的40%。阿尔卡特在向其美国合作伙伴出售自己之前,小心处理敏感的业务部门:它向特雷兹集团出售卫星和安全部门,这些战略资产最终仍掌握在法国人手中。

然而,“婚姻”是短暂的,两家公司的管理层无法达成协议。公司遭受了许多挫折。阿尔卡特朗讯未能占据原有市场,更不用说占领新市场了。接下来是公司的裁员和裁员。合并以失败告终。与此同时,阿尔卡特自2006年以来一直在与法律纠纷作斗争。

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从2001年至2006年开始调查阿尔卡特在哥斯达黎加、洪都拉斯、台湾和马来西亚的贿赂行为。2007年,一名在迈阿密被捕的阿尔卡特前高管因承认贿赂哥斯达黎加国有企业领导人而被判处30个月监禁。他的认罪帮助美国司法部起诉其前雇主阿尔卡特。阿尔卡特在2010年为此案支付了1.37亿美元的罚款:向美国司法部支付了9200万美元,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支付了4500万美元。

五年后,阿尔卡特朗讯被芬兰的诺基亚收购。次年,阿尔卡特朗讯从巴黎证券交易所撤出后就不复存在。

9欧洲企业无法逃脱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提供了一套诉诸美国反腐败法的案例数据:1999年3起,2001年5起,2006年7起,2007年19起……从1977年到2016年,美国政府实施了478项制裁,其中138项涉及非美国个人和企业,包括对法国个人和企业的13项制裁。

2006年10月,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首次制裁了一家在美国境外行贿的外国企业: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在2001年至2002年期间向一名伊朗代表提供了数百万美元(行贿总额为1500万美元,在11年内支付),以帮助该公司获得未来的天然气合同,当然,这些合同是石油和水合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事实,但同意支付1050万美元的罚款。两年后,2008年12月,德国西门子公司,如上所述,被罚款8亿美元,是原来的80倍!

浏览美国司法部的数据时,人们可以看到欧洲企业不仅极其腐败,而且违反了美国实施的禁运。他们在美国制裁黑名单上名列前茅:“从1977年到2014年,美国以违反《反外国腐败法》为由发起的公开调查中,30%是针对外国企业的,而他们支付了67%的罚款。”就连美国媒体也感到惊讶。

2012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披露,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向美国财政部贡献了30多亿美元。该报记者在文章开头指出,美国司法部拟定的公司名单中有一个异常之处:“美国公司很少出现在名单上。”事实上,2009年只有一家美国公司(哈利伯顿的子公司凯洛格-布朗-卢特)支付了5.79亿美元的罚款,使其成为十大受惩罚最严重的公司之一。前面是西门子8亿美元的罚款。

事实胜于雄辩:欧洲公司大多受到惩罚,其中大多数是银行。从2004年到2014年,只有一家美国银行(摩根大通银行)被罚款8800万美元!相比之下,法国巴黎银行(90亿美元)、英国汇丰银行(19亿美元)、德国商业银行(15亿美元)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7.87亿美元)因贿赂、违反禁运或不遵守美国合规法律而被罚款,这是有利的。

总之,在一系列法律的“祝福”下,美国赋予自己的“长臂管辖权”不像是任何人的领土。大多数受到这种“杀戮组合”打击的企业都无法重组和东山再起。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被竞争对手收购,就像阿尔卡特、德西尼和阿尔斯通一样。

一位曾在几家上市公司工作过的前高管表示,“美国人到处都有耳目,监视他们的外国竞争对手,从不把目标对准国内公司。因此,美国人可以通过隐藏在避税天堂的公司轻易贿赂或违反禁运。在这场游戏中,我们总是被派对愚弄。”

Ku叔叔的推荐信

秘密战争

中信出版集团

美国长臂管辖权如何成为经济战争中的新武器,

看看美国司法警察如何使用合法武器追捕全球商业对手。

跨国公司、离岸企业、金融业、政府和员工的“避坑”指南。

在本文中,除了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都来自网络上的开放频道,无法识别。如果有任何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共号码。

首席执行官:苏惠芝

制片人:夏宇

责任:戴丽丽

编辑部:李一波

中彩网 安徽快三 北京快乐8 新疆十一选五投注 河北快3

热门推荐

最新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adamhughesart.com 谦六热情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